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九龙图库-90VIP > 正文
  • 读书破万卷(5284)·《残唐五代史演义传》(下)
  • 日期:2019-10-27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字体:[ ]

  财神报玄机图资料金财神论坛,(续上)罗贯中在写作《残唐五代史演义传》时,进行了不少独立的虚构创作,如:在《旧五代史》、《新五代史》以及《五代史平话》中,李存孝是被李克用派任为邢州(今河北邢台)、洺州(今河北邯郸)、磁州(今河南安阳)三州节度使的,而在《残唐五代史演义传》中,罗贯中却改写为李存孝生前因战功卓著,被晋王李克用封派到号称“富饶之地,鱼米之乡”的山西沁州(今山西沁县)担任“镇守使”之职。连史料所记李存孝因暗地交结朱温,被李克用擒回并州,车裂于牙门这一重要的情节,罗贯中也予以改写,写成李存孝受到康君立、李存信的妒忌、陷害,最终蒙受诬陷,被害身亡。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罗贯中及广大民众对李存孝这位民间草莽英雄的偏爱之情。另外,李存孝率十八骑误入长安情节,也是罗贯中所虚 构。在《五代史平话》及有关史料记载中,焚烧长安城粮草、斩虏而归者,乃是李克用部将薛志勤、康君立,统军入长安城者乃李克用,罗贯中把火烧永丰仓及率十八骑入长安的功劳移置于李存孝身上,目的也是为这位传奇英雄增辉。《五代史平话》中,写王彦章乃是在与李嗣源交战时中流失败走,创痛落马,被李绍奇活捉,劝降不从被斩;而《残唐》却改写为王彦章与李存勖、李嗣源、石敬塘、刘知远、郭彦威等 “五龙”交战不敌,拔剑自刎而死。象以上改造史实、虚构故事的事例,在《残唐》 中非止一处,所以,我们可以说《残唐五代史演义传》是罗贯中独

  《残唐五代史演义传》的成就,首先是它成功地揭示描写了导致唐末农民起义以及后来的五代战乱的社会政治原因,暴露了封建统治阶级凶残、自私、荒淫、腐败的罪恶本质,并深刻地反映了国家分裂、军阀混战给广大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作品写唐末黄巢起义的爆发,是由于“朝廷昏乱,佞臣当道,有钱重用,无钱不用”,“因此曹州反了王仙芝,州反了尚君长”。统治者“多置州县,增吏困民”,“刮民资财,逋逃者被刑”,“赋敛繁重,力役无节”,当“旱蝗水潦”的灾年,还要 “遣使刮民之谷”,使人民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因此,黄巢举手一呼,使能招来“饿夫百万”,结成浩荡义军,这一切都是由于统治者暴虐贪婪所致。朱温不仅勾结田令孜,骗取王位称号,而且害死唐僖宗、杀死唐昭宗,篡位后还悖逆,奸淫子媳,被其子朱友珪所弑,而朱友珪又被其弟朱友从杀死。统治阶级内部臣弑君、子杀父、父子相害,兄弟相残,凶残自私到毫无人性、悖逆人伦的地步,其罪恶本质暴露无遗。石敬塘为了报妻子受辱之仇,竟置民族大义于不顾,父事契丹,将幽、云十六州土地、人民拱手让于外族,还自称“儿皇帝”,厚颜无耻之尤。作者对这些败类都进行了无情的暴露和谴责。以上各个军阀藩镇集团为了各自的私利,不惜分裂国家,拥兵自重,还连年杀伐征战,使人民饱受战乱流离之苦,兵戈到处,“哭声震天,横尸蔽野”,他们每攻占一座城池,就 “放兵大掠三日”,甚至“屠城”、“血洗”,“只因梁、晋交兵,杀得那军士受涂炭之苦,百姓有倒悬之急,天下荒荒,人民死其大半。”作品通过以上对人民大众苦难生活的描写,表现了作者同情人民的思想感情。

  同时,作品也表现了在这种战乱频仍的情况下,广大民众对于明主贤臣的希冀和渴望。作品借“史官”之口,对后唐明宗李嗣源给予赞扬:

  明宗美善颇多,过亦不致太甚。求诸汉唐之时,盖亦贤主也。观其内无声色,外无游畋,不任宦官,废内藏库,四方贡物,悉归之有司。褒赏廉吏,严治贪默。虽四方未平,而中土绥靖,享屡丰之报。若辅佐得人,过举当又少矣。

  从以上对李嗣源开明政治的充分肯定赞颂,我们可以看出罗贯中的政治理想追求所在。

  《残唐五代史演义传》的另一个重要成就,是成功地塑造、刻画了五代英雄李存孝的艺术形象。首先应该引起我们注意的是这本书对李存孝打虎的描写。作品写李克用在居延川箭服周德威以后,是夜即梦见一只猛虎飞入军帐,将自己扑翻,打折左臂。第二天,即演出了飞虎山灵求峪打虎一幕:

  ……到了飞虎山,果然高山旷野,情景异常; 幽禽怪兽,上下交鸣。晋王令军人布开围场。忽然起一阵狂风,飞沙走石,刮地遮天…… 只见山坡中忽然跃出一只斑烂猛虎,如水牛一般,在草坡中咆哮大叫……晋王慌自取了弓在手,搭箭当弦,望虎便射一箭,正中夹膀。其虎负痛,遂掩尾低头而走。晋王后面追赶,此及已到涧边,其虎踊身 跳过,立在对岸,惊起群羊,即咬一口食之……晋王曰:食羊小事也,只怕还噬那石上打睡的人,作何计较?急惊醒之,令其逃走。”于是令军士在对岸一齐叫喊,其人全然不动。原来风吹树响,涧水潺潺,其人睡熟,两耳无闻,正在做梦。忽有一羊窜过,惊醒其人,跳将起来,把眼一揉,见虎正在食羊,其人遂跳下漫汉石,脱了羊皮袄,伸手舒拳,要来打虎。那虎见人欲来打他,便弃了羊,对面扑来。其人躲过,只扑一个空,便倒在地,作一锦袋之状。其人赶上,用手挝住虎项,左胁下便打,右胁下便踢,那消数拳,其虎已死地下……其人低头看之, 虎尾摇动,尚然不死,遂挽起虎尾,向石上掉了下来。对岸军人,尽皆看得痴呆……

  在这一段描写之后,有赞颂李存孝打虎的“古风”诗一篇,其内容与 《水浒传》 第二十三回景阳岗武松打虎后的 “古风”诗基本相同。只是后者在该诗第八句之后多出 “卞庄见后魂魄散,存孝遇时心胆狂”两句,可见其诗句是在照移存孝打虎古风诗时补写加入的。此外,《水浒传》第四十三回写“黑旋风沂岭杀四虎”时,也有与存孝打虎描写近似、相同的文句出现,可见《水浒传》中武松、李逵打虎的描写均系从存孝打虎描写脱胎而来。所以,《残唐五代史演义传》中李存孝打虎的描写,虽然还比较简略,不如武松打虎的描写详细、生动、 但却是我国古代长篇白话小说中最早的、颇具特色的打虎描写文字。

  在《残唐》中,李存孝是一个传奇英雄,他的出生,是由于其母夜梦与石人成孕所生。他在投入李克用麾下以后的征战中,英勇善战,所向披靡,传奇色彩也很浓烈。他虽然“身不满七尺,骨瘦如柴,脸似病夫”,但在征战之时却有万夫不当之勇。他在河中府鸦馆楼与朱温赌带,片刻之间就打死黄巢部将班翻浪、彭白虎,并在阵前“展臂生擒孟绝海,怀中似抱小婴孩”,而且摔死崔受、 撅死耿彪、通死张龙,打死李虎,须臾之间就把葛存周手下四十八员健将尽数打死。最后又火烧永丰仓,十八骑大闹长安,在五凤楼前箭射黄巢,活捉邓天王,于灭巢山鸦儿谷通死黄巢、为唐王朝立下了“没遮挡的功劳”,被唐僖宗敕封为 “大唐护国勇南公”。以后,李存孝又力服王彦章,病挟高思继,为晋王立下赫赫战功。罗贯中在塑造刻画李存孝这位传奇英雄形象时,可以说是调动了各种手段,把他描写成一位常胜不败的将军,这在罗贯中所创作的几部小说作品中,是极为罕见的。

  罗贯中把李存孝写成一位“无敌英雄”,并且改造史实,把李存孝的死因写成是最后蒙受康君立、李存信的诬陷冤屈,被害身亡,完全是由于作者对这个民间草莽英雄偏爱太深的缘故。作品把李存孝最后的驻守之地由邢、洺、磁三州改写为山西沁州,并且在写到李存孝被害身亡之后,化名“史官”写了一首诗赞:

  以笔者考证,沁州乃是罗贯中离开故乡太原,南下漫游出晋途中所首先经过的地方。罗贯中把李存孝镇守之地改在沁州,并且写出这样动情的诗句,可以说完全是为了通过对李存孝的咏怀描写,寄托抒发自己深沉的乡土之思。

  从现在的资料来看,罗贯中一共编篡、创作过五部白话长篇小说、三部戏剧作品。纵观罗贯中的这些作品可以发现:他所写的作品大部分是以“乱世”为 题材的。“中国历史上只有七个分裂的时代” (胡适 《三国志演义序》),罗贯中就写了其中的三个。其中,《三国》描写从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到晋武帝统一中国为止近一百年间的社会动乱史;《残唐》描写唐末黄巢起义以及五代时期的战乱历史; 《隋唐志传》描写隋末农民大起义及群雄纷争的故事; 《平妖传》和 《水浒传》所写的贝州王则起义和宋江起义,实际上也是两次局部地区的社会动乱。 现在唯一留存的罗氏剧作 《风云会》,写宋太祖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结束五代战乱的故事,实际上也是“乱世”题材。综观上述情形、我们可以说罗贯中是一位描写 “乱世文学” 的专家。

  关于《残唐五代史演义传》与罗贯中创作的其他两部作品《三国志通俗演义》和《水浒传》的创作时间前后问题,有的专家曾认为《残唐》是摹仿《三国》、《水浒》之作。其实不然。据笔者反复对勘分析,《残唐五代史演义传》与《三国》有多处相同、相近的描写文字,如《残唐》第五回“黄巢杀入长安城”一章写唐僖宗驾幸西祁州,郑畋接驾文字与 《三国》卷一·五节 “董卓议立陈留王”中汉灵帝夜走北邙还京时董卓接驾文字相同;《残唐》第三十五回 “唐昭宗迁都汴梁”一章朱温逼昭宗禅让文字与 《三国》卷十六·九节 “废献帝曹丕篡汉”中曹丕逼献帝禅让文字相同;《残唐》第四十七回“废帝遣将追公主”一章中后唐废帝遣人追赶永宁公主文字与 《三国》卷十一·十节 “诸葛帝三气周瑜” 中周瑜遣人追赶孙尚香文字相同等,二书中相同,相近之处还有多数。不过,《残唐》描写文字及情节均不如《三国》详细、生动,可以看出后者是在前者的基础之上进一步增补、润饰、加工的。又有学者认为《残唐》第二十九回 “朱温计逼五侯反”一章有“甘宁百骑劫曹营,威振东吴自此称。曾似勇南兵十八,五侯破胆尽皆惊”的诗赞,以此判断《残唐》摹拟 《三国》,这一点也难以服人。因为除了 《三国志通俗演义》卷十四·五有 “甘宁百骑劫曹营”的描写外,早在陈寿 《三国志·吴志》 中就有甘宁百骑劫曹营的记载。很可能《残唐》中李存孝夜劫王重荣寨的描写是受到《三国志》记载的启示而作,以后,罗贯中又把这一描写增润、补充、照移到《三国志通俗演义》书中。

  又据柳存仁先生的考证,《水浒传》中有多处提及《残唐》人物李存孝、王彦章等人名字,可见《残唐》当作于《水浒传》之前,这一判断,也可以从“武松打虎”的古风赞诗中有“卞庄见后魂魄散,存孝遇时心胆狂”之句得到证实。

  总之,《残唐五代史演义传》的写作,应该是在《三国志通俗演义》和《水浒传》之前。与后二者相比,它在语言、情节、结构等方面都显得粗疏、简陋,显示了章回小说体制草创初成阶段的痕迹和特点。它很可能是罗贯中写于中年时期的一部“练笔”之作。虽然这部小说不是中国古代白话长篇小说的珍品,但这并不影响它作为古代白话长篇小说开山之作的珍贵价值。

  “大唐护国勇南公”,“无敌英雄”绝世勋。嫉妒陷害车裂死,世情炎凉泪满襟。


香港挂牌| 香港最准的马会资料| 管家婆免费心水论坛| 香港马会资料网址大全| 富婆看图中一肖一待| 神算子福彩3d心水论坛| 百万彩色图库| 小鱼儿主页最近域名一| 管家婆中特网免费资料| 免费一码中特网|